之前因为工作关系,没能仔细的看过《奇葩说》。只依稀记得,在看了几场六年前第一季的节目后,感到非常的震撼,“竟然还能有这么别开生面的辩论!”;在看了几场第五季的节目后,感到眼前一亮,“原来这么一个可有可无的问题,竟然还可以从这样的角度来思考!”。所以整体来说对《奇葩说》的印象是,“值得一看”。也因为这个节目——还有今年的《乐队的夏天》——更新了对马东的看法。
“你可真是会做综艺啊!”
今年刚好得闲,算是认认真真地从第六期开始看起。所谓“认认真真”,就是在观看的时候,也同时思考下辩题该从什么角度去拆解和描述、听听每个人发言中的论点和论据,也会去某乎和某博上面搜搜看大家的评论。某乎上面的各位朋友更加关注辩题(会询问关于某个辩题,大家是支持哪一方),而某博上面更多的就是关于辩手的八卦、节目的黑幕等等啦。也能看到,无论是几位“导师”,还是热门选手,已然成为了某一定影响范围的意见领袖。而《奇葩说》这款节目,也成为了刚步入社会以及正在社会中某爬滚打的青年朋友的“生活参谋”了吧。
司空见惯但从未被人辩论的、贴近实打实生活和情感的辩题,立论角度清奇表述幽默的辩论,的确可以帮我们多一些思考——毕竟生活中总需要有人来“设问”——但如果真的把《奇葩说》当成自己的“参谋”,我担心我们可能要多走很多弯路吧。
从某乎上面大家关于奇葩说的问题以及我个人的猜想,大家可能会对《奇葩说》这样的内容,普遍有一种期望。期望它可以成为自己逻辑思考、辩论的学习资料,期望它可以让自己成为爱思考的人。
虽然娱乐化了一些,但毕竟是辩论嘛,学习下逻辑思维和表述,学习下如何有逻辑并不失风趣的表达也是不错的嘛。但恐怕跟着这个节目学,只会变成“令人发笑的泼妇”。辩论和诡辩,一字之差但相去甚远。通过“脑补”场景化信息,片面的叙述一件事情背后的部分可能性并以此为论据,就是诡辩、抬杠的最佳表象。
“感兴趣的工作总是996,我是不是该886?”,从辩题本身就带有明显的场景化设置——当然如果不这么设置的话,辩论的娱乐性就会下降很多——就很不合理,进而辩手开始论证的点就开始从正方的“感兴趣,不一定是你真的感兴趣”、“提到‘总是’证明你已经开始厌烦”、“你996是为了完成老板的‘感兴趣’”等几个角度开始论述。从这个阶段开始就已经在为所有观众进行场面脑补了。某位辩手还通过站在老板角度节省人力成本,来还原“为什么会有996制度”。可能节省人力成本是996制度的一个原因,但这绝对不是最主要的原因。这个原因是什么?我想如果是在正式辩论中,一定会是正反双方攻防的一个重点。再换个角度来讲,好歹法律中对于劳动时间也是有规定的吧,难道不能成为一个辩论的点么?(当然可能基于某些原因,这个点无法深入进行讨论)
而反方则只能站在“感兴趣”,即“为了热爱,应该燃烧自己”的角度来进行所有的论述。经济“导师”补充得很精彩,提到了经济学角度上996存在的依据、博弈论中“你真正的对手”,其实算是很客观逻辑的阐述了996存在的“合理之处”。但最后,能够站在共情方的正方获胜了,主持人马东给了100分的“圆场”总结,大意是“我们想听的、想要的,和我们实际选的是两码事。”
如果作为辩论和逻辑的学习资料,恐怕你学会的将是错误的信息和论据,错误的表达方式,而且对这个问题,可能也没有真正的完成思考。至少,面对996的时候,除了“内心所向往但无能为”之外,我们总要看看“企业是否把规划、决策、管理和组织工作中的不合格,是如何让辛苦工作的人来买单”这个要素吧?我们总要想想“除了996之外,我们应当如何更正确的活着”这个角度吧?我们总要聊聊“996到底对个人、对企业、对社会是带来的收益多、还是损害大”这个现实吧?
不过生活奇葩说,它确实能成为让我们变成“思考者”的一个桥梁。脚本、拍摄、剪辑是节目组的事情,而辩题的选题和定稿,相比是凝结了剧组的大量脑力。特别是情感类的辩题,贴近生活,触手可及的问题,都是我们真的遇到、听到的问题生活奇葩说,都是让很多人在深夜中辗转反侧,不得其解的问题。所有思辨能力中,提问的能力,真的是很重要的能力。感谢能有这么多整理好的题目来供我们咀嚼和消化,而各位辩手的论述角度也的确有很多平日中的我们所不能立刻想到的。即使辩手没能提炼上更高的层级,也还有“导师”能兜底下。记得某期里面的辩题是“奇葩星球立法规定,每周陪伴小于12个小时的爸爸,将被取消‘爸爸’称号。”,辩手各种角度清奇和脑补画面,而某位导师在最后提到了“立法原则”的角度,算是帮观众提升了一下下。
节目是好节目,钦佩马东和制作团队能对“谈话类”节目有如此到位的理解和组织制作能力,也感谢这款节目能有这么多好的辩题能来丰富我们的茶余饭后,并能从有所得。但也还是希望我们能擦亮眼睛,看清楚“它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