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认为加入该集团意味着分享投资经验,那么您就知道自己已经陷入陷阱。小组中的“培训者”,“助手”甚至其他“投资者”都被视为犯罪分子,被伪装成可疑的。他们通过分层的“产业链”“投资”了投资者的钱。
几天前离开上海警方已经派出一名聪明的公安人员主动攻击并深入研究证据,整个链条摧毁了一个欺诈性的电信网络团伙,该团伙建立了一个假币交易平台来诱骗受害者进入投资,修改和操纵交易数据以欺诈资金。在广东,浙江,山东等地,共有43名犯罪嫌疑人在运营,技术,教职人员和代理商的各个领域被捕,并没收并冻结了超过560万元人民币。该案涉及赃款。
“建立一个平台来建立对数据锁定指令的欺诈操纵并打击洗钱”是上海首例全面应对电信欺诈的案例。
犯罪团伙已准备好将赃款分摊,本文图片来自浦东警方
警察走访了许多地方,并在关闭前将其抹去
在今年4月底,警方发现一些犯罪分子利用网络广播诱骗投资者投资所谓的“精市国际”货币交易平台。
经过初步审查,该平台不仅没有相关的资格证书,而且仅在线上存在一个多月,并且仅在网络广播室内进行内部广告。各种迹象表明,该平台极有可能涉嫌欺诈。
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立即成立工作队,在上海市网络安全办公室的指导下进行深入调查。
经过迫害和仔细调查,工作组迅速掌握了该电信网络犯罪团伙的组织结构,欺诈方法和活动范围。该帮派有明确的分工和严格的组织,根据欺诈过程,分为不同的帮派,例如运营,技术,讲师和代理商。
技术帮派正在使用海外服务器来构建虚假的外汇投资和实时广播平台,代理帮派正在使投资者参加讲师帮派的现场讲座。讲师帮派通过所谓的“精确预测”帮助投资者赚取微利。在投资者进行大量投资之后,该犯罪团伙通过修改数据以制造投资损失的幻象来骗取金钱,并立即关闭平台(“关闭的硬盘驱动器”)并在获利后擦除了数据。
5月5日,专案组民警赶赴深圳,杭州,济南等地进行进一步迫害和调查。在当地警察的帮助下,专案组在探视和排练犯罪团伙后成功关闭了该洞穴,并收集并修复了相关的刑事证据。
在此期间,警方发现该犯罪团伙正在“关闭市场”。为了防止嫌疑人转移资金并避免打击,特遣部队做出了决定性的决定,并于当晚立即展开集中逮捕行动。5月11日,她在深圳和杭州连续获得15分。犯罪团伙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彭某,平台管理客户服务部,罗某,住房客户服务部,邹某荣,下属机构代理人,居住空间讲师刘某利,张某,杨某等共43名犯罪嫌疑人。为居住空间的技术维护等,被捕的人。
多人角色扮演游戏,讲师设计为期6周的计划以“吸引”投资者
犯罪嫌疑人提起诉讼后,他解释了整个欺诈过程,“建立了一个操纵欺诈,操纵数据关闭命令和消除洗钱的平台”。首先,技术小组将使用海外的服务器制造假冒产品。下属代理商购买或租用了多个微信账户后,请其员工定期从微信朋友圈更新此信息,以伪装成讲师或助手,助手和其他投资者,以提高信誉。母鸡,然后使用此微信形成多个犯罪集团。
然后有人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获取准确的动作信息,根据代理人余某的说法,股东信息的购买价格在200元至500元之间,因此卖方可以通过邀请朋友加入犯罪集团直接访问该股东微信。。受害人加入小组后,代理人使用假装为讲师和助手发送与股票相关的投资知识的微信,使受害人认为这是一个投资市场团体,并使用假装为投资者的微信。与讲师微信互动,谈论股票,解释市场情况。赞扬讲师的水平和其他向受害人提供心理暗示和授权的方法,以增强讲师的能力。
实际上,在这些曾经犯罪的微信小组中,除了受害者之外,其他小组成员都被伪装成犯罪嫌疑人,然后该小组将与讲师进行实时网络广播,并在适当时候邀请受害者加入不同的名称,例如学习和听讲座。至此,欺诈准备工作已经完成。
下一步是讲师团队,他们将提前草拟6周的时间表,阐明每周的任务和要求,并继续“洗脑”受害者并鼓励投资。
“没有证据,实际上是老投资者分享了他们的经验。”俘虏的指导者屈某承认,这只是基于该团伙的“讲义”,并且只是文本的副本。
PPT用于培训培训师。
在早期阶段,这组没有正式资格的讲师将解释清单的相关内容,并假装在直播室中扮演客户的角色,以重复和赞扬讲师团队。
在中期,讲师介绍了A50指数等外汇知识,并利用了国内股权状况不佳的言论,投资于外汇以快速赚钱并与银行的“信任”合作。实况转播空间逐渐转移受害者在北京国际外汇交易平台上开设帐户并存入资金。
在后来的时期,讲师继续激励受害者筹集黄金,并通过虚假消息(例如市场翻倍)进行交易。谁知道,在整个直播过程中,只有受害者和他的钱是真实的,而其他人都是假的。受害人通过平台提供的付款链接转移到平台上的钱最终转移到了主要犯罪嫌疑人彭某的账户中。
22名嫌疑人被捕,1,000多名投资者被骗
6月16日,www.thepaper.cn的一名记者从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司惠南市公安厅副厅长孙其初获悉,“经世国际”外汇交易平台表面通常,它看起来与真实市场完全相同,但实际上它只是一个虚拟硬盘驱动器,犯罪嫌疑人可以随意更改数据。
一旦受害者在平台上投入了大笔资金,犯罪嫌疑人就认为时间是正确的,并将在深夜或清晨更改数据,以产生产生投资欺诈和欺诈资金的错觉。
在这几分钟内,受害人根本无法及时发现平台数据的异常,并认为造成损失的是他自己的投资。
如果在此期间,受害人对直播,讲师和平台数据有任何疑问,讲师或直播客户服务部将对此进行解释和传达,另一方将退出直播室,退至“黑名单”目前,该案的22名犯罪嫌疑人已被检察官办公室依法批准逮捕,其余犯罪嫌疑人已根据法律受到刑事胁迫,在调查中。
同时,警方在整个地图上发现了1,600多名受害者,以及三代老,中,青年,单笔投资就在几千元至数十万元之间。